86sds.com资源站,每日更新!海量资源API采集! 帮助文档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版块 ? 人妻熟女 ? 男人四十(1-16)

男人四十(1-16)

本帖最後由 ptc077 於 编辑



第一章长兄如父



「哥,你已经辛苦了半辈子,我现在已经成家立业了,真的不需要你再去为我做什麽了!」听着自己弟弟满怀感激的话语,刘磊那张粗糙的脸上明显的写满了茫然。



他这半辈子过的很苦,父母在他十七岁的时候因为车祸双双过世,只留下了一个比他小了十几岁的弟弟和满屁股的债务。



为了挣钱把弟弟养大,他只得硬起头皮放弃了学业,跟随着村里的建筑队去了城里盖房,在钢筋水泥里讨生活。



他是个聪明人,虽然没有文化,但是,却还是很快的摸透了建筑业的诀窍,积累起了自己的人脉,最终从弱势群体的民工成长为了包工头,又成功的从包工头蜕变成了建筑公司的大老板。



虽然身价几年前就已经过了亿,但是,他却依旧一门心思的趴在工地上,二十年如一日的与漫天飞扬的粉尘和坚硬的钢筋水泥打交道。



过於劳累的生活,让他的外表看上去特别的显老,和亲弟弟刘刚站在一起,感觉上似乎更像是父子,或者是爷孙!



「不不不,习惯了……」刘磊含含糊糊的答应了一句,伸手从旧夹克的口袋里摸出一把烟纸,熟练的将烟丝倒在里面卷好,揪掉纸捻的小尾巴,呼啦一声把烟点着了。



虽然以他现在的身价,就算是抽个中华和南京什麽的也都不算个啥事,但是,他就偏偏好喜这一口了。



「弟啊,哥是习惯了,你要不让哥去干点啥吧,哥这心里头啊,说实在的那可是就没了魂了。」「哥,你听我说啦。」弟妹史雪梅语带撒娇的一把拉住了他粗糙的大手,那柔夷纤软细腻,柔若无骨,白的像是新煮开的牛奶,指头上涂着橘黄色的指甲油,向外散发着淡淡的香气。



她的个子不高,只有158,又不爱穿高跟鞋,可是人却长得玲珑玉秀,配上一张精致的娃娃脸,一头长发披散至腰间,精致的就像是一个可爱的洋娃娃,特别的招人喜爱。



虽然外形像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但是,史雪梅的身材却又是相当的有料,一对雪白浑圆的乳房,即便带着乳罩,也是奥耸如峰,来自本市的她又不喜欢穿太过传统的衣服,平时总是穿着领口开的特别大的吊带裙,深深的一条雪白沟壑隐约可见。



虽然明知道那样不对,但是,刘磊的眼珠子却总是有意无意的在她傲挺的双峰和雪白的脖颈上逡巡。



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吧,他对这个小巧可爱,性格也是孩子气多一点的弟妹特别的宠爱,她有什麽要求,他一般都不会忍心去拒绝。



史雪梅的小手柔柔的,那柔滑的触感,让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一僵,心中似乎有着一团火在烧,深藏多年的欲望,似乎也在此刻蠢蠢欲动着。



「哥,你都辛劳了半辈子啦,没有你,刘刚就没有办法读完书,也没有办法买房子,更不要说娶到人家啦,所以啊,你是我们的大恩人吗。」史雪梅抓着刘刚的手,一边说着话,娇小的身体一边像是小孩子撒娇一样的摇晃着,那可爱的样子,让人忍不住想要把她抱在怀里好好的疼爱一番。



「可是,现在我和刘刚都已经参加工作,并且工作也都稳定了吗,也都到了我们好好报答你的时候了,你还要出去工地辛苦的工作,你让我们於心何忍啊。」想到自己平日里看到民工时那悲惨的场景,史雪梅的眼眶中不由得沁出了几滴晶莹的泪珠。



这是多好的哥哥啊,为了照顾自己的丈夫,他含辛茹苦的在工地上辛苦工作,干的是最累的活,吃的是最差的食物,才不过四十岁,就已经面色憔悴好像五十多岁的人了。



他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即便已经是身价过亿的老板,却依旧每天和工人们一起在工地上吃饭,一年到头也不见换一身衣服,但是,对她和丈夫,却又是那样的关爱,上百万的房子,数万元的电器和装修,二十多万的车,他连眼都不来眨一下的。



她是个善良的女孩,每每想及此处,心里便会不可抑止的有着一种无法言喻的愧疚,她暗暗的发誓,一定要好好的与丈夫一起照顾好哥哥的後半生,也只有这样,才能报答的了他的恩情。



她不是个光说不练的人,就在一周前,在得知楼下的周先生想要卖了房去国外以後,她第一时间就和周先生取得了联系,并且以最快的速度敲定了价格。



哥哥是个懂事的人,他觉得自己的形象太差人太脏,所以就算这对小夫妻磨破了嘴皮子,他也绝对不会和他们住在一起。



为了让哥哥住的近一点,史雪梅真的是绞尽了脑汁,所以,就算周先生要价很贵,她也都没有说什麽,就迅速的定了下来。



哥哥果然同意了,在得知史雪梅想要买房子给他住以後,哥哥二话不说,自己就把买房子的钱全部都给他们报销了。



劝刘磊住下以後,刘刚和史雪梅立刻就商议好,一起来劝哥哥退休。



毕竟建筑那活虽然来钱,可是对於身体的损害实在是太大,哥哥真要是再干几年,他们真的怕他会早早的落下一身病。



可是,刘磊却是忙惯了,不去工地一身的不自在,为此,刘刚和史雪梅实在是伤透了脑筋。



史雪梅经过许久的考虑,终於发现了一件特别关键的事情。



哥哥今年只有四十岁,正值壮年,听刘刚说,自从十几年前他结过一次婚,并且嫂子意外身亡以後,他就十几年一直的都是一个人在过,身边实在是连个伴儿也都没有。



十几年,他到底是怎麽熬过来的,尤其是那种事,他到底又是如何解决的?



想到这些事,史雪梅不由得俏脸通红如血,她记得有一次,她和刘刚还没有结婚一起去工地探望刘磊,结果老半天以後刘磊才开门,进屋以後,她便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腥味,并且瞥见了墙角躺着的一大堆用过的手纸。



那时候的她还单纯,并没有想过太多,但是现在想起来,却真的是羞死人,也让她真真的愧疚到了极点。



所以,这对夫妻今天一起来这里的目的,第一是为了劝服刘磊留下,就此退休,不要再东奔西跑的为了钱而奔忙,毕竟钱是挣不完的,身体却只有一个。



至於第二点吗,也是最为重要的一件事,那就是史雪梅通过自己闺蜜的关系,为刘磊安排了一个相亲的物件。



在史雪梅百般撒娇带无赖的劝说下,刘磊无奈的同意住了下来,但是却提出了条件,那就是自己必须尽快找一些小买卖来做,他实在是受不了坐在家里坐吃山空,即便他银行里的存款恐怕八辈子都花不完。



但是,当刘刚战战兢兢把要他去相亲的事说出来以後,刘磊立刻就急了,直接把一只晶亮的玻璃杯摔得粉碎。



「二弟,你是越来越出息了是吧,居然轮到你来管你哥的事了!」「哥,我这也是为了你好啊,你还这麽年轻,该不会想着一辈子就这样了吧。」刘刚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多年以来,刘磊在他面前已经建立了比父亲更大的威严,从来不容他有任何的反驳。



「不去!」刘磊的回答简单乾脆,如果谈话的物件只限於刘刚的话,那这谈话基本上就已经可以说结束了。



可是,他的身边可是还站着一个史雪梅呢。



「哥,你就别和小刚生气了吗。」眼见得刘磊把刘刚骂的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史雪梅紧紧的抱着他的胳膊,嘟着可爱的小嘴,光滑的一双浑圆的饱满,不住的在刘刚的手臂上摩擦着。



「说来说去,咱们都是一家人的吗。可是你呢,从来都是躲着我们,似乎生怕我们会吃了你一样,也让人都觉得我们夫妻就是天生的黑心,受了你的好处,却像躲瘟疫一样的躲着你,哼。」



「弟妹,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感受着弟妹身体的摩擦,刘磊只觉得自己的体的温度都高了八度,不知为什麽,他就是没有办法板起脸去训斥这个可爱的小人儿。



「哥,坦白的说吧,让你去相亲是我的主意啦。」史雪梅一招得势,立刻不依不饶的接着对刘磊发动了进攻。



「哥,你不要以为我们让你找个媳妇儿过日子就是讨厌你,以後不想管你了,而是你现在才四十岁,现在我们城里的人说的好吗,四十的男人一朵花,你说你正是花枝招展的时代,却非要装个老头子,你自己想想这事儿合适吗。」



「哼,现在这城里哪有啥好女人啊,一个个妖精式的,到了最後,还不是一个个的只会盯着我的钱看,等到一起生活没几天,立刻就得卷着我的钱跑了!」刘磊愤愤的站起身,用拳头狠狠的捶打着桌子,一双有些浑浊的眼中分明写满了恨意。



「哥,你这话可是把我都骂进去了啊。」听刘磊这麽说,史雪梅立刻嘟起了湿润粉嫩的小嘴,眼眶里含着泪,似乎随时都可能会掉下来一样。



「我才知道自己在你心里头居然是这麽的不堪啊。」